冰翊

GGAD一生推,萨杰万岁。

【GGAD】一支歌

啊啊啊啊啊柠檬太太啊

一颗柠檬多少坑:

我的朋友,让我唱一支歌给你听
这歌曲你曾听过,说喜欢它的叠韵
这支歌里有青草地上的足印
有老石碑前的骤雨
有旧窗楹前的晨光乍现
还有,有你十七岁的眼睛
我搜集了无数的珠宝,无一有它们的精灵

这首歌起调不低,和声却不够高
当我想起缺失的音符
没有魔法能熄灭懊恼
在血红的日出,在苍蓝的雪后
多少次我唱起这首歌
伴随狂风撕裂大地
惊雷助我把苍天击落

我的朋友,让我唱一支歌给你听
好叫你知道我的时光从未浪掷
幽灵也不曾对我嚎鸣
这歌中有血,人人都传唱
血液侵蚀软弱者的肌髓
巨龙的鳞甲却越发刚强
多少夜我在星河徜徉
看见国王拥抱着金龙
但月色下
爬满青苔的墙板上
只有你铅印的眼睛

在温暖的高山,在黑深的湖畔
你可有闲回忆我们的歌声?


愿你心刚如不朽的金石


好承受无尽的烈焰


毕竟你书写的歌词我不曾涂改


我骄傲的曲谱
你却偏来擦去

我的朋友,让我唱一支歌给你听
虽然凤鸟和诅咒一同飞去
黎明与承诺也不再来临
这是久远的歌谣
却没有簇新的作曲
我曾是演奏的天才
却只能老调重提

在潮湿的砖石间
在囚虫的奏鸣里
我曾想再唱这支歌
赶在魔法被传说冻结
赶在露水从你发间滴落

我的朋友,让我唱一支歌给你听
纵然死亡已将城堡霜存
深涧已把爱情电彻


在碎裂的山巅上


在尖锐的积水里


我听见世人把你歌颂


金色的和声带着你的音容
回荡过我的毛毯,我的汤勺
里面只有你
没有我
没有你
没有我

但我盼你知道
你应当听说

end

【GGAD】【删后修文重发】无题


他依然记得,那年初夏的他。
才调制好的鸡尾酒,色彩如此炫目,浪漫中释放着狂野与不羁,有点儿孩子气,带着一丝阴鹫,显出猖狂与极端的危险,像冻结的火,似燃烧的冰。
辣喉。身体在极度的疯狂与快感中焚烧,释放。
致幻。奇妙的幻觉在每条神经,每个细胞里升腾。
他进行着危险的游戏,心甘情愿地被他迷惑。他掉进了名为爱的陷阱,几乎无法自拔。
怀才不遇的孤独,像是,得了病,中了毒。把心,用责任束缚,在自己的世界中徘徊,一滴滴地独自累下眼泪。末了,却觅不到出口。
直到,遇到了,他。
【卷曲的金发被丝带系住,蔚蓝色的眼瞳摄人心魄,嘴角勾起一丝漫不经心的笑容。阳光从恰到好处的角度投射在消瘦的英俊脸庞上,敞开的衣领显示着来者的放荡不羁。他微弯着腰,骨节分明的手指伸向对面的少年。】
对面的那第一眼,他就知道,彼此是对方要找的人。
他的语言是如此有力,蕴含着思想的力量,燃烧着思想的火焰。他是唯一能够读懂他的,是唯一能够与他并肩齐行的。他不一样,如此特殊。
他像信仰一样爱着他。
【细碎的月光透过青翠的树叶洒在榕树的下少年们的身体上,温柔地将清秀的脸庞渲染成银色。懒洋洋的夏风抚摸着发丝,空气中弥漫着玫瑰馥郁的芳香。吻落在被撩起的赤褐色长发上,挑拨着少年人的情欲。】
他的最后一道防线在缠绵悱恻中瓦解,在年轻者独有的热情冲动与爱恋中消融。
他应允了他。
“为了最伟大的利益!”
他们将要展翅翱翔,而不是在平凡乏味的生活里浪费光阴。他们将要施展自己的才华,实现他们对未来的伟大宏图。他们属于最广阔的天空,最宽广的陆地,最深邃的海洋。他们有资格离开,有资格四处闯荡,这是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才华、他们的灵魂应得的,也是与他们所相配的。这世界风华正茂,何苦在一个小山谷里度过余生?
行装已安置妥当,只待离开。
但——
在不详的红光中,年轻纯净的灵魂离开了人世间。再洋溢的才华,再美妙的爱情也无法帮助兄长从死神手中带回妹妹的生命。
在那一瞬间,你认为你拥有了一切,而下一秒,你失去了,永远。
“你走吧。”
少年没有回头。
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已凋零枯萎,明媚的日子在飞逝。
他掀起了战争。
他欲阻止战争。
于是,便有了再次相见。
曾经的青葱岁月已离他们而去,他们都经历了战火的洗礼。
他如从前一般,依然狂放而不羁,举手投足之间显出猖狂。
但他的湛蓝色眼眸却没了昔日的绵绵情意,理智而冷漠。
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想,
  有如纯洁之美的天仙。
  在那无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那喧闹的浮华生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倩影。
  许多年过去了,暴风骤雨般的微笑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却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那天仙似的的倩影。
  在穷乡僻壤,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日子就那样静静地消逝,
  没有倾心的人,没有诗的灵感,
  没有眼泪,没有生命,也没有爱情。
  如今心灵以开始苏醒:
  这时在我面前又重新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天仙。
  我的心在狂喜中跳跃,
  心中的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倾心的人,有了诗的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俄】普希金


下周放文,主梗是死前GG的眼前幻象,四十米大刀,谨慎。

嗯……目前家里有的所有HP的装备